广州某旧楼装电梯低层补10万一楼:那我也不同意!=旧楼电梯

重庆新闻 2019-08-25134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最近家住海珠区的曾姐找到我们,说自己就是那个一楼住户,当初刚听说要加装电梯的时候是举双手赞成的。可现行的施工方案严重影响了她的居住环境,令她难以接受,而这种生活品质的降低也不是10万就能买来的。

  曾姐告诉我们,她住的楼的环境比较特殊,首先整个小区的地势就比较低,下水又不太好,每次下大雨都会导致屋内半米多高的积水。一楼常年房间阴冷,墙体发霉。而楼的北面又在几年前建起了一堵高两米多的围墙,旧楼电梯围墙与楼之间因为常年没有人打扫,不光有野猫和老鼠的尸体,还滋生了很多蚊蝇,所以北边的窗户现在是既不见光又不能通风。这样算下来,一楼的住户就只有南边的阳台可以用来通风采光了。可现在就连这唯一的通风采光口,也要因为建电梯而被遮去大半。

  这栋楼本是玻璃模具厂的宿舍,旧楼电梯上上下下住的也都是曾姐母亲之前的老同事。本来邻里间一直都非常和睦,但就因为建电梯的事,现在楼上的住户见了她们不单连招呼都不打,甚至还要绕着走。现在电梯筹划委已经拿到了施工许可证,马上就要动工了。

  王律师到达现场后,先是仔细阅读了楼外的公示,然后就询问曾姐在20天的公示期内是否向相关的国土规划部门提出过异议?曾姐表示自己当初提交过意见,并把相关的材料拿给王律师看。看完材料后,王律师告诉曾姐,国土规划部门的回复意见是合理合法的。现在既然施工许可证已经批下来了,那除了去法院起诉以外,曾姐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筹备小组协商。

  一提到筹备小组,曾姐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曾姐告诉王律师,筹备小组原本向他们一楼受影响大的两户承诺,一户补偿10万元。可自从他们拿到了施工许可就改口说现在楼下三户一共只补偿4万,至于怎么分就由他们三户自行协商。不光如此,现在筹备小组的成员对曾姐也是避而不见,更不要说双方能坐下来协商了。

  面对这种情况,王律师提出先由他出面与对方交涉,看看对方是怎么想的。但筹备组负责人曾叔的一番话让王律师觉得这个加装电梯的事情,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曾叔告诉王律师,筹备组此前也一直积极地与一楼住户协调。从2016年6月份开始,他们就已经派代表跟她们两户协商,答应她们所有的要求而且还每户补偿十万元。当时刚提出的时候一楼是答应的,可第二天不知为何就立马反悔了,不管怎么样就是不同意建电梯。他曾经每晚都跟一楼住户协商,谈到半夜一两点,但是一直都没能谈妥。

  至于补偿款金额的下降,曾叔告诉我们,首先是因为16年的建设方案与如今的不同,当初确实会对一楼造成比较大的影响,而现在的这个方案,电梯在建成后并不会对一楼造成严重遮光。其次,因为一楼的一直不同意,加建工程拖了三年,这三年期间无论是原材料还是劳动力都在涨价,楼上也拿不出那么多的补偿款了。况且对于加建电梯,政府并没有规定楼上一定要对楼下进行补偿,他们现在拿出的这四万也是出于多年的邻里情而已。

  听到这儿,王律师大致可以判断,双方的矛盾其实就在于谈不拢补偿金额,也许借这次机会让双方推心置腹地好好谈一谈,矛盾也许能够得到解除。双方见面后,筹备组的另一负责人梁阿姨表示,自己可以代表楼上的住户,提出对影响大的两户每户2万的补偿金,这也是他们最大的诚意了。可是对于这样的金额,曾姐仍表示无法接受,并表示自己打算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因为现在筹备组已经具备相关的文件以及动工许可证,按法律规定曾姐等住户是没有权利再去加以阻挠或是干涉的。如果曾姐执意要打官司,那么对于金钱和时间都将会有比较大的消耗。

  首先在金钱方面,起诉后交给法院的诉讼费和请专业律师的律师费,这两个加起来其实都快2万了。而且起诉还要等它在施工间期,或在施工结束后,曾姐能搜集到证据证明哪些方面受到了切实的影响。综合考虑损失后得出一个确切的数额给法院,法院才能开庭审理,看曾姐的这个诉求能不能得到支持。

  再有是时间方面,从去打官司到最终出结果,快的话半年左右,如果慢的话一两年的时间也是需要的。而这只是一审,我们国家是两审终审,如果一审判决有一方不服,还可以提起上诉,那这个长的话可能也要三四年时间,还是希望曾姐能够慎重考虑一下。

  截至目前,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超2.3亿,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过两亿的国家。我国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老旧小区的居民对于电梯的需求更是迫在眉睫。

  就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鼓励有条件的老旧小区加装电梯,但就算如此,加装电梯的步伐却依旧缓慢。那么对于一些成功加装电梯的小区,又有哪些经验是我们可以学习的呢?

  从法律角度来说,这种行为是对某一个业主造成了损失,有损害就必然有补偿,这个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无论是按照《物权法》还是广州市旧楼加装电梯的管理办法,都保留了这个空间,但是目前因为通风采光不方便而进行赔偿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这种情况下,如果业主说受到影响,旧楼电梯往往是一起商量出一个数字。如果提出者认为不满,觉得赔偿金额过少的话也可以依法起诉,但是这方面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也很难评估。

  我作为社区律师在黄花岗水萌路社区的时候,就处理过不少旧楼加装电梯的案件。当时有一个案例,筹划委提出了两个方案给大家选,当时大多数人选择方案二,但有一部分居民就认为两个方案都不行。他们不同意的原因是认为方案二在施工过程中会对他们造成安全隐患,例如说把墙壁打掉等等。

  这种情况下,我们联系了当地的居委,在赞成与反对的双方都在场的情况下把施工单位请过来,请施工单位解释他们担心的问题是否存在,施工单位从技术方面进行解释不存在这个问题。讲归讲,但是普通老百姓在技术方面还是不懂,还是心里犯嘀咕。后来施工单位说这样吧,我给你写保证,保证不会出问题,保质期七年,通过这样一个办法皆大欢喜。

Copyright © 2002-2013 拉酷皮卡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