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力因儿子出事压力大 曾急切见领导解释汇报 !李正源

天津新闻 2019-07-11197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6日晚,太原市全市公安干部大会宣布中共山西省委和太原市委决定:停止李亚力的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兼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职务,接受调查;免去其太原市公安局职务,由太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柳遂记兼任。

  虽然官方并未公布李亚力被停职并接受调查的原因,但近来在网上,不断传出李亚力之子李正源涉嫌醉驾殴打执法交警,李亚力包庇其子的消息,引起山西省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被打交警夏坤说,10月13日早上,他对一辆越野车进行执法检查,司机李正源连骂带打,使劲掐他的脖子。增警将李控制住,酒精测试结果为89毫克。随后,派出所一负责人穿便装将李接走。

  10月13日7时40分左右,正在太原市迎泽大街大南门十字路口执勤的太原市交警支队迎泽二大队民警夏坤收到迎泽大街天龙岗交警发过来的信息,要求协助拦截一辆车牌号为晋KK8215的黑色现代越野车,原因是该车在天龙岗十字路口不听交警劝导,强行违章左转。

  8时许,这辆越野车驶入迎泽大街大南门十字路口,夏坤将其拦下,要求司机出示驾驶证和行车证。司机自称是太原市公安局9处民警,并出示了一张太原市公安局的门禁卡。

  李正源称自己急着去火车站送人。夏坤便扣押了李正源的门禁卡,让其先去车站送人后再来接受处理,李正源拒绝这样处理。夏坤说,留下驾驶证也行,李正源说没有带(驾驶证),一番争执后,李正源出示了行车证,夏坤予以扣押后转身离开。

  夏坤对记者描述:这时,李正源开门冲夏坤跑过来,一把掐住了夏坤的脖子,连打带骂试图夺回门禁卡和行车证。夏坤喊:“你是警察,咋还!”边向路边跑边用对讲机请求附近交警援助。周围围观的群众纷纷指责李正源,并试图制止。

  稍后赶来增援的3位交警将李正源控制。随后,夏坤用对讲机向110指挥中心报告了情况,请求指挥中心通知巡警和督察。

  赶过来的交警发现李正源满嘴酒气,就强制要求李正源吹酒精测试仪。经现场民警对李正源强制进行酒精检测,酒精含量为89毫克(每百毫升血液酒精含量大于20毫克就算酒后驾驶,每百毫升血液大于80毫克即为醉酒驾驶),属于醉驾,应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为了进一步取证,现场交警随即准备将李正源带离进行抽血化验。

  一位执勤交警对李正源说:“你喝酒了,一身的酒味。涉嫌酒后驾车。”李正源反驳道:“谁喝酒了?”

  有媒体报道称,夏坤当时用对讲机调频查了一下,发现李正源驾驶的是套牌车,根据规定,应当现场扣押车辆和司机的驾驶证。

  夏坤的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显示,10月13日8时16分,身着深色夹克、白色衬衣的李正源在现场拿出手机要给某个人打电话,身旁一名中年女子劝阻其不要打,李正源手持烟卷并未理会,仍反复地翻开手机试图拨打电话,并傲气地对执勤交警说,“我肯定不走。”

  执勤的交警说:“先不要打电话行不行?”李正源说:“为什么不能打,你想咋了?”随后说:“你们大队长是杨集彪吧,让杨集彪过来。”

  据知情人称,该中年女子系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的妻子,正是其将情况通报给了李亚力。

  媒体报道中提到,事发后夏坤先用对讲机向当天带班大队长汇报情况,对方略显不耐烦地说:“就这样,不要说了,我知道了。”过了一会儿,夏坤所在中队的副中队长杨波开着私家车赶到现场,命令夏坤开着李正源的套牌车,自己则用私家车带着李正源,一起来到了该中队位于太原解放路文源巷的一处休息点。

  按照程序,测试仪测出醉驾后应立即抽血,李正源以防止酒精在血液中不断挥发导致不准,但夏坤提出的抽血要求被杨波立刻制止。随后,迎泽派出所的一名负责人穿便装、开着便车过来,将李正源从休息点接走。此前酒精测试仪测试结果的单子,李正源也没有签字。

  此前,夏坤已经根据相关规定,用执法记录仪录下了整个执法过程。当天中午,视频被夏坤所在中队的中队长要走。

  公正执法却无端遭受殴打,行凶者打电话找了人就可以不接受处理大摇大摆地回家。这让夏坤有点看不懂,更有点害怕。

  记者掌握的视频显示,当天8时33分,一位领导模样的人将夏坤叫到一边询问事情经过。

  8时35分,夏坤带着哭腔偷偷给一位朋友打电话,称自己被打了:“能否叫个报社的人过来采访一下,这个人可能还是个啥。”刚挂完电话,就有人质问夏坤:“谁,你给谁打电话?”

  “人家找上了关系,领导不给我做主,我心里就不平衡,我在这干工作呢,我领导不给我做主,我只好叫媒体来要公正了。”

  “我咋不给你做主了啊?!行了,赶紧打电话,别让他(记者)过来了。”

  8时44分,又一位领导模样的人对夏坤说:“咋了,我给你说了半天都不行?你有病?!”

  随后,上述领导模样者要走了夏坤从李正源处扣押的行车证。这时夏坤的电话响起,朋友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夏坤刚说一句,“人家说是厅长家的儿子”,上述领导便转身说:“行了行了别说了啊。”

  知情人称,上述领导模样者为迎泽二大队大队长杨集彪,当夏坤哭诉自己的遭遇后,杨集彪告诉夏坤:“把他的本和车留下就行了,我只能告诉你他是(副)厅长家儿子,梅支队(太原市交警支队长梅玉光)也知道这个事了,梅支队会给你处理的。”

  太原市公安局的同事告诉夏坤,李正源是正式警察,先后在太原市公安局9处、经侦和山西省公安厅网监部门任职。

  据夏坤回忆,为应付上面检查,事发后第三天的晚上,李正源夏坤所在大队和太原市交警支队的领导商量好给李正源重做一套假案。

  李正源被叫来重吹了一次酒精测试仪,吹了个66毫克,第四天晚上李正源还重新补了一套笔录。领导们要求夏坤写份材料,记录一下事发经过。

  夏坤将当天的经过写成材料交给了太原市交警支队迎泽二大队的主要领导。领导看过材料后很生气,尤其对材料中提到李正源醉驾和其民警身份不满,要求夏坤将这些情况隐去。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夏坤说自己作为一名小民警,本想息事宁人,事情过去就算了,但如果让他写假材料,上面一旦查下来,他就成了包庇。他不想卷进去更不想得罪领导,他觉得压力很大,整晚失眠。为防后患,夏坤保留了执法记录仪里的视频。

  事实证明夏坤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李正源非但没有因醉驾和妨碍执行公务被立案调查,夏坤反而被谈话和监控。

  有消息称,李亚力曾亲自将夏坤叫到办公室,许诺将他的事业编制转为公务员,并答应提拔。

  随后,又安排太原市交警支队和迎泽二大队的主要领导出面给夏坤做工作,要他从以后工作考虑,不准向外透露情况,否则后果自负,还将夏坤随身穿的执法记录衣收缴,将执法记录衣上的执法现场摄像全部删除。

  同时,将夏坤的电话收缴,让其暂时休息,不准随意和外界联系,并安排技侦部门对被打交警及其亲属的电话实施监控,防止消息传播。

  另有消息称,迎泽大街该路段事发时段的实时路况监控全部被删除,迎泽分局还奉命将附近单位的监控设备全部进行了排查,并对现场群众进行走访,凡发现有事件录像或照片的全部删除销毁。

  在此期间,有人给夏坤的母亲发恐吓短信,威胁他“小心坐牢”,李正源还通过中间人传话给夏坤,问他想要多少钱才肯听话。

  新快报记者刘虎曾将李亚力之子李正源酒驾打人一事通过微博曝光。10月26日,刘虎应邀前往太原市公安局。据刘虎掌握的信息,李正源酒后驾驶一辆现代车属实,李正源已因此被罚款1000元,扣6分;因套牌被罚款2000元,扣12分,驾照已被吊销;李正源非公安民警。

  10月28日,诸多网站的论坛出现了题为“李亚力之子醉驾殴打交警真相”“太原市公安局长李亚力之子醉驾袭警”“太原市公安局集体作伪证,包庇局长李亚力之子”的帖子和视频,揭露太原市交警支队为李正源作伪证,李正源删除执勤民警执法记录仪中的内容,把当时的酒精测试含量由89毫克变更为66毫克,变醉驾为酒驾的内幕。

  但这些视频和帖子当天就迅速消失,相关爆料此事的微博也被删除,甚至通过百度快照功能也无法查询。

  11月初,李正源酒后驾车殴打交警一事还是在太原流传开来,一位接近李亚力的人士告诉记者,此事发生后李亚力的压力很大,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在省委大院看到他的身影,他急切面见有关领导解释汇报此事。

Copyright © 2002-2013 拉酷皮卡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