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老哥迷上“吸蛇毒”却忘了鸦片究竟是戒毒还是吸毒?

广东新闻 2019-10-08109未知admin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原标题:印度老哥迷上“吸蛇毒”却忘了鸦片,究竟是戒毒还是吸毒?

  尽管在世界范围内,毒蛇每年能毒死90000人,尽管印度每年有着最大的蛇咬伤死亡人数(11000人)。

  而为了将自己的技能传给下一代,有些印度的小孩甚至从小就需要蛇亲密接触。

  他们将蛇毒视为一种新型的“毒品”替代剂,对“吸蛇毒”是跃跃欲试。

  由于常规麻醉品无法再满足自己的需求,一名印度男子竟铤而走险,故意让眼镜蛇咬伤自己的舌头,以达到“high”的目的。

  因为过程实在是太奇妙了,他还专门找到印度昌迪加尔医学教育与研究所,让研究员记录下自己的经历。

  生活在印度西部拉贾斯坦邦的一个村子里,他从18岁起就开始抽烟和喝酒,终日烟酒不离。

  到25岁时,他终究还是误入了歧途,接触到了更高层次的刺激——阿片类药物。

  一开始,他也只是以生鸦片或罂粟壳等形式吸毒,但时间长了却总是感觉不“过瘾”。

  这15年来,他都不断地寻找效力“更猛”的毒品,以满足自己的毒瘾。

  然而就在他向医疗机构报告的几个月前,他终于找到了让自己欲罢不能的替代品——蛇毒。

  他还说自己早就舍弃阿片类药物和酒精了,因为蛇毒的效果实在出乎意料的强劲,比传统的毒品有效得多。

  虽然他不确切记得这条蛇的品种,但从他的描述来看,研究员认为这很有可能就是一条剧毒的眼镜蛇。

  在吸了蛇毒后,该名男子经历了长达3-4周的高度兴奋与幸福的感觉。

  他表示他的朋友真的没骗他,这确实比任何阿片类药物或酒精能带来的效果要强烈得多。

  更让他开心的是,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都没有对其他毒品或酒精产生过依赖。

  他变得对这些玩意儿一点欲望都没有,自然也没有费心思去寻找快感。

  在找到研究员报告自己经历的前一天,他才刚刚找耍蛇人“嗨“过一次再来。

  早在2013年,就有一名25岁的软件工程师,就因为经常性失眠而开始吸蛇毒。

  而另外一位同为软件工程师的23岁男子,除了心情放松以外,他甚至还感到自己性欲大增。

  报告也显示了,这两个人都没有出现任何戒断症状,血液与生化特征都在正常范围之内。

  他们认为这可以使孩子获得某种对蛇毒的免疫力,以避免孩子来日因蛇咬伤而死。

  就是在YouTube上搜索,都能看到一个印度人“在线吸蛇”的视频。

  视频中这位老汉在被蛇咬住舌头后,就微微颤颤地站不稳,并陷入了昏迷。

  那么问题就来了,从生物化学的角度来看,这些蛇毒真的可以让人这么过瘾吗?

  蛇毒,主要是种酶类与脂类的唾液混合物,其成分也会随着蛇的品种而有所不同。

  如血液毒素(hemotoxic),可以破坏组织与让血液无法凝固;

  心脏毒素(cardiotoxic)则可导致心肌去极化与不规则跳动;神经毒素(neurotoxic)则可以让人产生暂时性麻痹或呼吸停止。

  由于蛇毒的成分不同,所以并非所有蛇咬伤都会产生相似的生理反应。

  而在眼镜蛇毒中,就含有一种名为cobratoxin的神经毒素。

  作为一种烟碱型乙酰胆碱受体(nAChR)的拮抗剂,它可以阻止乙酰胆碱与其受体结合,从而阻断突触传递,导致全身麻痹发生。

  但与鸦片类制剂不同的是,目前研究表示这不会使人产生戒断效应,未发现其成瘾性。

  这可能正是上诉案例中,印度男子为什么会有长达3-4星期失去吸毒欲望的原因。

  目前,美国FDA就已经批准生产了两种蛇毒神经毒素制剂作为镇痛药物。

  一种是Cobroxin,主治顽固性神经痛及癌症痛,另一个是Nyloxin、hannalgesin主治关节疼痛。

  在我国也有蛇毒胶囊(有效成分为眼镜蛇神经毒素Cobrotoxin)用于成瘾,临床疗效喜人。

  而按照理论来说,nAChR与大脑的中脑边缘多巴胺能奖励系统有关。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人“吸蛇毒”后,会产生一种放松的欣喜感觉。

  一旦超出安全范围,蛇毒造成的麻痹会使呼吸变得困难,从而导致人类死亡。

  对面耍蛇人一个手抖,就很有可能发生“吸蛇不成,反被毒死”的倒霉事。

  就不说每年因毒蛇意外死亡的人数了,就算是在“吸蛇”这类小众活动中,也曾报告有6人因此丧生。

  事实上,2012年就有报道显示,印度的某些派对上出现了一种名为K-72或K-76的药丸。

  而且这种小药丸价格还不便宜,每剂的售价达400-500美元不等。

  只是原始的报道中,并没有给出K-72或K-76中的具体有效成分。

  此外,我们更难确认这400-500美金的货里,是不是真的含有毒蛇的毒液。

  因此,我们平时看到民间有人喜欢用毒蛇来浸酒,在高浓度白酒的环境下可能毒素已经没剩多少。

  就算蛇酒中尚存毒素,也架不住人类的消化系统,蛋白酶会将这些毒素破坏殆尽。

  所以说,这些新闻中用蛇毒制成的毒酒,可能只会让人白亏几百美金。

  此外,也有另外的新闻报道指出,K-72和K-76只是走私者用于制造液体毒品的代码。

  人的欲望总是无穷无尽的,为了一时好奇就以身试毒,有可能把自己带进棺材里。

  昆明医学院药物依赖性研究治疗中心.蛇毒胶囊治疗成瘾临床疗效观察[J].云南医药.1995

Copyright © 2002-2013 拉酷皮卡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